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0-08-22

指甲油與鍵盤 (續)


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不太能理解為什麼我會對那些玻璃瓶裝的有機溶劑情有獨鍾。


說是要配衣服,抱歉,狼某我平日穿的清一色是好穿搭(繭居上課兩相宜)的款式,配上天藍銀紫桃紅的指甲油大大的不搭嘎。要說是外出逛街有所打扮時,可以跟氣質OL風的小套裝相互輝映也不太可能:我永遠忘不了上次星空黑的纖纖十指讓我在衣櫃前從高中制服翻到謝師宴小禮服,硬生生的就是限制了我不能穿些良家婦女型的款式。

噢,當然,我雖然不是作惡多端的八點檔主角,但是也絕對稱不上新世代模範女性。不過面對面的時候總是要衣著保守點,不然哪個餐館的女侍看我不順眼,順道在我男伴的湯裡擠了些抹布水這絕非我本意。

「指甲油裡面有有機溶劑。」某次那傢伙這麼說道。在某個風和日麗的下午男伴對我這麼說道,當下心中七上八下,回去看到擺在桌上的去光水心亂如麻。

然後我就把它整個卸掉了,哀哉呼,余此生中初次之指甲彩繪!




其實當天我可是興沖沖的上了三色指甲,略為透明的粉紅打底,介於珊瑚與豆沙色的掃過甲面,然後指尖再用銀色亮片作為畫龍點睛,整個搞下來大概花去我一整個下午(至少史黛拉逮了5.6˙壞人)的時間*註一,噢媽媽咪呀我真是怎麼看怎麼喜歡。

要知道這種沒拉線沒貼花的三色條國旗等級對我來已經是大大的突破了,要知道在這之前我可是著裝方式都只有分成塗幾層,這種還配色什麼的實在是大大的突破。


但是因為要彈琴,雖然十個音大概有七八個不準,總還是好過都不去碰生疏了得好,其實現在已經不太能夠再留什麼指甲,不然彈pp的時候指甲敲擊鍵面的聲音大過琴槌敲擊琴弦的聲音,我覺得對音樂有正常理解力的人應該都會瘋掉。

啊,以前的鋼琴老師的確指甲根本是禿的,根本看不到有白的地方。

雖然我也有年幼無知沒有零嘴就肯指甲來打發時間的不堪過去,但是現在的我還是覺得指甲要蓋過手指才能夠有保護作用,先不講什麼細菌感染之類的,光挑菜的時候沒辦法掐斷菜葉這點就讓老媽的臭罵聲充盈了離家上大學前的每個它買菜回來的傍晚,現在的我價值觀整個被調到[指甲要長過手指才行]。
各位媽媽,對自己的小孩有什麼看不過去的習慣就從現在開始罵吧,不過記得要挑小的來,要是罪大惡極還是什麼即費唇舌的〈臣亮言.....〉那有可能在有作用前會先斷氣。



之前幫母親大人修指甲時,她直搖頭:「我右翻考卷左理家事的,指甲油沒多久就禿了還是別了吧!」

不過在我直接抓起她的手去粗皮上基底的時候,看的出來其實她相當的享受。過了幾天同在電視前看《李祘》,她還略帶憂鬱的跟我抱怨腳上的透明指甲油大概禿光光了,「凹凸不平啊!」
唔,那是指甲本身的紋理,如果單單上指甲油就想要讓紋理整個消失那沒個7.8層也難以達到目的,讓您鞋子穿不進去這我可不好辦啊。


其實不過用拋光棒磨一摩,亮的跟現擦得一樣,見母親眉開眼笑,哪個做人子女的不也高興?

所以當天就在筆記中寫下:吵架後使用指甲油,可讓環境氣氛變數往溫馨愉悅的方向修正。


結果這篇講到最後提的鍵盤,竟然是鋼琴鍵盤....這跟tag下的[鍵盤寫作]好像沒有關係啊......
*註二




註一:CSI: NY的當家花旦,整個CSI系列我最喜歡的就是紐約的不按牌理出牌。
註二:不過[鍵盤寫作]這個tag其實是指沒有紙稿,直接在網頁編輯的文章。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使用通用語言表意見
不要進行人身攻擊 不要張貼不良連結

最後感謝您願意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