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2012-08-29

The Last Touchdown - 插曲之一:Clint是個真正的好哥兒們


原作者附註:

因為前面Steve出場的鏡頭實在是太少了。又,我真的很想寫寫Clint順便推推劇情。(另外,因為這是插曲,所以就沒有雞湯麵。抱歉。)


正文:



Steve是在前往工作室時碰上了─完全如同字面上表達的那樣─Tony.Stark。

儘管住在同一宿舍的同一樓層,Steve也只能每隔一段時間瞥上Tony那麼一眼。他們在樓梯上錯身而過或在校園內看到彼此時,Steve舉手示意而Tony則會意的點點頭,但Steve對於沒辦法沒更常看到對方這件事一點都不感到意外。Tony是專攻工程的新鮮人,而Steve則是用美式足球獎學金來念藝術學位的學生;就算他們上課的地方不剛好在大學對角線的兩端,Steve不用上課的時間也都被專案和球隊練習吃光光了。

「Tony!」Steve在Tony從他胸口彈開的時候叫出聲來;Steve伸出手想扶好Tony,但對方卻自己回復了重心。當Tony渙散又帶點血絲的眼神向上瞥見Steve時,那張臉瞬間發紅。Steve差點差點因為Tony臉上明顯的慌亂與害羞笑了出來。「嘿Tony,你好嗎?」

Tony沒有回答,只是瞪著他看。那雙眼睛浮腫得厲害,而深色的頭髮不羈的亂翹;一條綠色絲巾在他頭上打了個結;他的牛津襯衫如果不是因為被主人穿著睡覺而皺巴巴的話,可能袖子會被捲起來;那雙腳,從細瘦的大腿收小到毛茸茸又骨感的小腿,則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中。Steve覺得這簡直不可思議的畫面該死的令人發熱又詭異的惹人憐愛。

「Tony?」Steve揚聲問到。「你看起來有點糟。你還好吧?」

在他能阻止自己前,他的手背就自動貼到了Tony的額頭上。就像他以前年幼虛弱,還常因為輕微感冒引發嚴重的哮喘反應時,母親也常那麼對他做的一樣。Bucky總愛說Steve你老媽真是雞婆,但Steve只是覺得在不舒服時被這麼碰觸非常地令人安心。就算這個動作多少都帶給人取笑戲弄的感覺,Steve還是樂於讓任何人感到安心。而可以碰觸到Tony則是額外的獎賞。

「很好!」Tony脫口而出,即使Steve的手背感覺到的皮膚又濕又冷。他看起來情緒還是相當激動:「很好,我沒事,我很好!」

雖然不太相信,但Steve還是把手收了回來;或許Tony不習慣這種肢體接觸。但Tony搖來晃去,所以他又問了:「你確定嗎?」

Tony眼皮抽動了幾下後將目光垂下。「啊對,當然啦!」他對著Steve的肩膀說:「我哪會不好啊?我總是棒透了Steve,別操心。」

如果可以的話,Steve大概會說Tony你看起來像該回到床上再睡他個一整個星期,但Tony卻像用壓路機般所向披靡的氣勢繼續說了下去:「欸講我講夠了,你咧?我昨天有去看那場球賽,你知道嗎,光待在看台上就夠帶勁了,我沒辦法想像在球場上會有多緊張刺激!尤其是你最後一秒衝進禁區還拿下了那個致勝分?那還真滿酷的,你不覺得嗎?我說的是,當然你不這麼認為,我的意思是你怎麼能不─」

「你來看了我的比賽?」Steve插嘴,從“Tony看起來不太好”短暫地被分心。一想到Tony昨天在看台上,還為他放聲歡呼喊叫,Steve完全沒辦法停下肚子裡那種扭攪的感覺。他努力板著臉克制著這種感覺。但Tony有可能把這當成玩手機裡的憤怒鳥那樣,和他的克制對著幹。

「是啊,」Tony遲疑了一下後回答。他從翅膀般的睫毛後看著Steve。因為沒戴眼鏡,他輕而易舉地察覺了Tony溫暖的眼睛大的有多不可思議。「是啊,我去了。」

Steve吞了吞口水,並試著不去想Tony看起來有多好。

走廊的另一端有人猛地甩上門。聲響讓Tony跳了起來,像隻受驚的兔子瘋狂地環顧四周。Steve和Tony同時意識到他倆都快走到Tony的寢室,而有兩位觀眾正站在門口盯著這裡:金髮的男人蓄著濃密的鬍子、戴著蓋耳帽,露出困惑的表情;而另一個帥氣中帶著調皮的傢伙,則露出了理解的壞笑。Steve慌張地想到自己從來不擅長處理這種微妙的狀況。

「所以!」Tony在一吋吋拉開與Steve的距離時脫口而出:「比賽真精彩!保持下去!諸如此類這樣那樣的。可惜我室友帶咖啡回來所以我該走了所以,你知道的,很高興跟你聊天,這真是件好事,咱們下次也這麼幹吧,再見!」

「Tony─」在Steve有機會多說點什麼前,Tony已經閃身進入房內。

Steve呆站了一分鐘,聽著低沉但模糊的聲音從被關上的門後傳來。當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Steve尷尬地臉紅然後垂頭喪氣地回到自己的寢室。Clint還在Steve五分鐘前離開時所待得位子上。

「嘿老兄,」Clint邊擊斃另一隻殭屍邊歡迎他,他皺著眉抬起頭:「我還以為你要去畫室完成那幅作品繪畫?」

「我原來是那麼打算。」Steve說。他感覺脖子因之前的潮紅仍微微發燙,而Clint看著他的樣子跟Bucky在逮到他在胡謅時的那種“噢你別想唬我”的眼神一模一樣,所以他只好承認:「我碰見Tony。」

Clint按下遊戲暫停,放下控制器,晃著掛在床外的腿,然後唱歌般地說道:「Tony.Stark?」

Steve憂慮地用牙齒咬皺了下唇的皮膚。而當他點頭承認時,Clint向後微仰並大笑出聲,不但冒出了眼淚還抖得厲害。好,現在Steve除了覺得尷尬外更多了幾分惱火。

「你跟那些“不可能的任務”到底是有什麼過節啊?」Clint笑到牙都露出來了。他說:「先是加入了美式足球隊,現在又來個Tony‧Stark?難道“挑戰”這件事得罪了你嗎?」

「我是為了獎學金!」Steve試著假裝讓他的聲音聽起來不像心裡那樣反感的反駁著:「Clint,你知道。如果我表現不好就完蛋了。至於Tony,我,他只是─」

Steve不想告訴Clint他再怎麼誇張得算來也只跟Tony講過兩次話,前後加起來還不超過十分鐘。Steve更不想告訴Clint他每次經過216室都會稍作停頓或是在課堂間會刻意路過Tony教室外─就只為了瞥見Tony跟他那件亮紅色的大外套。

「我跟你說,」Clint在明顯無法從Steve那兒榨出更多消息時這麼說。他拿出手機並開始往封簡訊內打了點東西,「因為你是一個優良室友又是我兄弟,我這次會好好的幫你一把。」

「我不太能決定這是好事還壞事。」Steve這麼回答,用─好吧,他已經盡可能的─用開玩笑的語氣。

「我跟你講過那個世界政權課堂的女孩,對吧?紅髮還主修俄羅斯文化研究的那個?」

「Natalie?」

「Natasha」,Clint邊糾正邊他邊傳送訊息。「反正,她是另一個妹,Pepper Potts,的朋友,而顯然這個另一個妹是Tony最好的朋友兼秘書兼柏拉圖式生活伴侶。我可以從Natasha那邊拿到她的號碼,然後你可以傳簡訊問Pepper一些內幕消息。」

Steve吞了吞口水,試著想像跟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傢伙討論他對Tony難以名狀的感覺。見鬼了,他也才跟Bucky提起Tony一次,還只是講到“Tony”這個名字,沒有那些其他詭異的感覺什麼的;而之前唯一也是最後一個讓Steve陷入愛河的是Sharon Carter,那段還結束得挺糟的。像要把那些糟糕的回憶忘掉,他邊搖頭邊問:「難道你不覺得這太躁進了?」

「太躁進?」Clint又笑了,不過這次少了點歇斯底里。「老兄,我認識的那個Tony.Stark,要讓他注意到你唯一的方法是穿上椰子胸罩跟吊香蕉小三角泳褲(譯註一)跳舞,噢,或用塊磚頭打他的頭。」

在Steve有機會回答之前,Clint的手機叮響了一聲。他發出了勝利的吶喊並把手機遞給Steve。Natasha傳來的簡訊這麼寫著:不論你知道什麼,都別塞進我大腦。但如果你騷擾辣椒,我會打到你腳趾骨斷掉。(譯註二) 615xxxx

「這場面會變得很難看...」Steve邊嘟囔著邊把Pepper的號碼記進自己的手機裡。

「沒給這個行動取個棒呆了的任務代號才會讓場面變得很難看。」Clint輕點著他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說。「你覺得─」

「不。」Steve說。

「但你甚至沒─」

不要。



譯註一:吊香蕉小泳褲字面直譯是[香蕉吊床],大概是長這個樣子→http://goo.gl/7k2RN 
這真是個破廉恥的東西....

譯註二:抱歉這段有點怪,不過因為原文有押韻,所以我也想辦法讓他押韻了。
原文:You know what, I don't want to know. But if you harass Pepper, I will break all your toes. 唸出來就感覺得到,這押Oh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使用通用語言表意見
不要進行人身攻擊 不要張貼不良連結

最後感謝您願意留言